记   者 | 姜旭

通讯员 | 肖晟程

因认为拼多多平台上通过团购方式销售的汽车香水座涉嫌侵犯了自己的外观设计专利权,广州世纪伟页发展有限公司(下称伟页公司)将该商品制造商广州市旺途旺汽车用品有限公司(下称旺途旺公司)、旺途旺公司负责人孙某艳以及拼多多运营商上海寻梦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下称寻梦公司)起诉至广州知识产权法院,并分别向旺途旺公司和寻梦公司索赔20 万元和10 万元。庭审中,寻梦公司辩称,拼多多平台上的商品均由入驻商家向消费者直接销售,拼多多仅是非自营电子商务交易平台的网络服务提供者,没有实施被诉侵权行为。

近日,广州知识产权法院对该案作出一审判决,认定被诉产品构成专利侵权,寻梦公司关于其是网络技术服务提供者的抗辩不能成立,其在该案中构成被诉侵权商品的销售者,需停止侵权并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对于此次判决,业内人士分析,司法实践中,在很多涉及购物网站责任的诉讼中,购物网站被定位为“网络技术服务提供者”。在此次诉讼中,法院根据购物网站运营者的具体行为特征区分其行为性质,将拼多多认定为“销售者”,一审判决需同样承担侵权责任,这在目前互联网知识产权侵权案件日益增多的形势下,有利于查明法律关系,也有利于促进互联网运作的规范化。

电商平台被诉侵权

随后,伟页公司将该专利进行转化运用,推出了“左岸香颂”系列汽车香水产品,并在淘宝网等电商平台上销售。随后,伟页公司发现,寻梦公司在其经营的拼多多平台上,以几十元的价格组织消费者团购由旺途旺公司制造的相关产品,且价格远低于自己的专利产品。经比对,伟页公司认为,这些在售产品涉嫌构成专利侵权,旺途旺公司及其负责人孙某艳需承担相应的侵权责任。此外,寻梦公司也需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旺途旺公司及孙某艳共同答辩称,首先,旺途旺公司没有销售被诉侵权产品,原告购买的被诉侵权产品是从拼多多电商平台上购买,而该网店为“晓天汽车用品”,并不是被告旺途旺公司的网店。由于旺途旺公司批发汽车香水剂,他人有可能使用旺途旺公司的汽车香水自己进行灌注产品,在这种情形下,无法确定旺途旺公司有销售香水座的行为。其次,旺途旺公司没有生产被诉侵权产品香水座的行为。被诉侵权产品为香水座,乃玻璃瓶产品,但生产香水瓶属于玻璃产品制造行为,旺途旺公司并没有生产玻璃瓶的设备及条件,因此,原告关于香水座由被告旺途旺公司制造的指控没有证据。旺途旺公司确曾销售过使用香水瓶装的香水产品,但这些香水瓶全部以1.5 到2 元之间的价格从江苏某公司购买,不是自己生产。

寻梦公司则辩称,首先,寻梦公司系拼多多平台的经营者,作为非自营电子商务交易平台的网络服务提供者,没有实施被诉侵权行为。依据被告寻梦公司与商家签订的《拼多多平台合作协议》约定,寻梦公司仅负责拼多多平台的日常维护、技术支持,拼多多平台上的商品均由入驻商家向消费者直接销售,商家通过拼多多直接向消费者销售商品,提供售前售后服务,且商家保证其销售的商品没有侵犯他人注册商标专用权等权利,不违反相关法律、法规等,涉案产品由第三人郑某开设的“晓天汽车用品”网店提供。其次,寻梦公司主观上无过错。面对拼多多平台上的数十万商家及海量商品信息,寻梦公司不可能对所有商品做到全面、实质性的审查,但在官方网站上公开了知识产权维权投诉指引,如收到权利人的有效投诉会立即对被投诉商品采取下架、断开网页链接等有效处理措施。寻梦公司在收到原告投诉邮件后及时电话联系原告提供相应证明文件,但原告未补充提供相应材料。在收到该案起诉材料后,公司立即对涉案商品的在售情况进行核实,确认涉案商品已经下架,寻梦公司已经尽到事前的审查义务和事后合理审慎的注意义务,不应当承担赔偿责任。

认定构成销售行为

庭审中,原被告双方就被诉侵权产品是否落入涉案专利权利要求保护范围、旺途旺公司是否实施了侵权行为等多个焦点问题展开激烈辩论,其中,双方就寻梦公司的行为定性问题上争议最大。

广州知识产权法院经审理后认定被诉侵权产品落入了涉案专利权利要求保护范围,旺途旺公司因在阿里巴巴网上许诺销售侵权产品,应承担相应的侵权责任,需赔偿原告经济损失3 万元。

在寻梦公司的行为定性问题上,广州知识产权法院综合分析交易过程及相关证据,认定其是被诉侵权产品的销售者:首先,从公证书记载的购买过程分析,商品的展示、价格发布、收款都无法看出是由寻梦公司以外的第三方实施,且在消费者能看到的页面中也无法查询到第三方的具体信息;其次,结合《拼多多平台合作协议》的约定,在消费者确认收货后,支付至甲方(即寻梦公司)的货款自动进入商家账户,商家可通过甲方提供的商家后台管理账户及密码实现货款自提,由此可以认定寻梦公司是案涉交易的收款方。再次,寻梦公司未能证明其与第三人郑某之间建立的是网络服务关系,寻梦公司提交《拼多多平台合作协议》第2.5 条约定暂时免除了郑某的平台费用,第2.6 条约定向郑某收取“与销售金额相关的支付服务费”且“ 服务费结算方式为按每笔订单金额计收”,可见寻梦公司的利润来源并非平台费用(即网络技术服务费),而是按商品销售金额的提成,不符合网络服务关系的特征。同时,法院认为,即使被诉产品确实为网店“晓天汽车用品”所销售,也不能排除寻梦公司作为共同销售者的地位。因原告伟页公司明确不追究郑某的侵权责任,法院没有判决郑某承担赔偿责任。

据此,广州知识产权法院作出上述判决。一审宣判后,寻梦公司、旺途旺公司、孙红艳不服均提出上诉。本案二审程序正在进行中。

编辑 | 曾于津

☝  ☝  ☝

 来,扫  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