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甜

时光

张舞阳走路虎虎生风,曾经在很长一段时间,我无法跟上他的步伐。最远的一次,我们试过从盐市口走回晋阳路,那段距离,相当于公交车行进二十四站。

我们也不是埋头专心走路,而是一路都在聊天,看到什么聊什么,一个话题可以兴致盎然地聊上半个小时,比如一个体重超标的妇女,一个抱孩子的男人,一个丝袜跳了线却浑然不觉的姑娘。

那次分手是莫名其妙的,好像是因为我弄丢了自己的饭卡,然后张舞阳在太阳底下教训了我三个小时,指导我该如何整理规划自己的人生。

张舞阳说,苏晓你为什么不把饭卡放在一个固定的地方,你今天把它放在钱包,明天又夹在书里,后天又扔在床头,它总有一天会因为搞不清自己应该去哪里而茫然走失。

张舞阳说,你应该让它永远呆在它的地盘上,放在钱包就永远放在钱包,夹在书里就永远夹在书里,扔在床头就永远扔在床头。

我非常暴躁,然后冲他大喊,叫他永远消失,他就该永远消失。

然后我转身就走,上楼以后,看见张舞阳还站在太阳底下,过了好一会儿,才低着头,缓慢地离去。

半甜

时光

第二天下午,我在教室走廊上看见张舞阳向教授请教问题,声调平和,表情专注,好像丝毫没有受到失恋的打击。

这一刻我却受到打击了,我想失恋嘛,怎么也应该食不知味几天才是,难道那些漫长的路,我们都白走了吗?

实在想不通就又去找了他,一说复合两个字,以为会遭到无情的拒绝,谁知张舞阳说,好,我同意你的建议。

我还不甘心,继续追问,分手的时候,为什么你一点儿都不伤心?

张舞阳说,我当然伤心。可是,既然你去意已决,我伤心也没有用,不如把伤心的时间腾出来,做点儿有用的事。

我从这一刻开始对张舞阳佩服得五体投地,他有点儿不像人类,七情六欲对他来说,只需要保留让人愉快和振奋的部分,别的都是浮云。

张舞阳说,这没什么不好,我可以帮助你避免浪费许多不必要浪费的时间。抛开一切负面情绪KEEP WALKING勇往直前!

半甜

时光

一年后我大学毕业,两年后张舞阳研究生毕业。我们都留在了这个城市,同时,保留了走路聊天的习惯。

我们没有同居,因为张舞阳说,那样会降低对婚姻的渴求,同理,也会降低奋斗的动力。

值得一提的是,在我们第一次有了肌肤之亲后,他没有留我过夜,这时候他的理论仍然是保持彼此的神秘感,然后在午夜十二点,我们裹着大衣在寒风中瑟缩前行,陪我走到家后,他还要瑟缩着原路返回,等重新上床,起码是凌晨三点以后。

张舞阳为此感到骄傲,他觉得自己不是一个沉迷于欲望的人,有着坚忍不拔的毅力和精神。

而我有好多次想告诉他,我不是马,将来也没有从军的打算,不需要如此锻炼脚力。

我的月薪一直在四千五这个档次停滞不前,于是我从商场转战到淘宝,省钱是一个理由,纵容购物欲是另一个理由。

可大多数时候,我举棋不定,于是常常花三个小时选了九双鞋子放进购物车,第二天却花一分钟把这九双鞋子悉数删掉。

张舞阳每每为此抓狂,他说,我宁愿你把这九双鞋子全部买下,因为至少你的劳动体现了价值,也不愿你这样白白浪费宝贵的时间以及选购它们时所付出的热情。

张舞阳说得没错,可他不明白女人永远不可能这么理智,女人就是喜欢浪费一点儿小时间,来做毫无意义的事,比如发呆,流泪,胡思乱想。

半甜

时光

我总是被指责。

我爱张舞阳吗?我想是的。

可是如果三年前那次分手,我没有去找他复合,现在会不会后悔,还真不好说。

徐通邀请我加入社区义工队,他是个只有二十七岁,脸上却布满沧桑的年轻人,据说更年轻的时候吃过一些苦,被小混混带坏,进过少年管教中心,被人起诉过欠钱不还。

二十五岁后创办了自己的保洁公司,名字叫作“活雷锋”,因为每月会免费为至少两户贫困家庭做保洁服务,还因此上过本地的电视新闻。

社区义工队是徐通新开发的雷锋服务计划,每周定期去养老院,为那些风烛残年的老人读报,推他们晒太阳,给他们捏腿。

这些都是行善积德的好事,我乐意参与,反正我周末也挺闲的。

张舞阳不太有时间陪我,他正在竞选公司项目组的副组长。

告诉他这件事,他第一个反应就是嗤之以鼻,他说,贫困家庭最需要解决的问题是吃饱饭而不是清洁房间;孤老最需要的也不是有人给他捏腿,而是养老金是否准确到位。

那个人分明就是沽名钓誉之辈。

第二个反应才是问,你们怎么认识的?

徐通是我的网友,这一点,当然更要被鄙视。

我发现,我已经慢慢不再理会张舞阳的鄙视了。

半甜

时光

毕业三年,我完全没有成为一个女强人的迹象,也没有成为一个贤妻良母的迹象。我对自己非常失望。

周末,我和徐通一起去了养老院。徐通说,你知道吗?当你认真做事的时候,真是非常非常漂亮。

徐通连用两个“非常”来强调我的“漂亮”。我有些吃惊,抬头看他,撞上一双火辣辣的眼睛。

我承认,这一整天,我都特别雀跃。

都怪张舞阳,他从不赞美我,以至于我对任何人的肯定都没有免疫力。

在养老院的厨房洗点心盘子的时候,徐通进来了,从我手里接盘子,接猛了,捏在我手上。

他就势握住不放,我迟疑的当口,他已经凑上来,吻了我。

半甜

时光

外面有一群孩子,在玩一辆汽车的喇叭,那是徐通刚刚买的白色现代,徐通赶紧放开我,骂着冲出去。

我继续洗盘子,自来水哗哗地从水池里溅起来,飞到我脸上,让我想起下着冬雨的深夜,我和张舞阳一路湿淋淋地KEEP WALKING。

我讨厌寒冷潮湿的KEEP WALKING,徐通有车,我可以想不走路,就不走路。

张舞阳成功选上副组长那天,我向他提出了分手。张舞阳的嘴唇颤抖了一下,仿佛没有听清我在说什么。

我开始收拾张舞阳送给我的东西,准备还给他。

一收拾才发现,原来他送了那么多东西给我,从项链到皮鞋再到公仔,我欠了他巨大的债。

然而我又发现,这些东西,没有一件是他心甘情愿送给我的,都是在我的哭闹胁迫之下,他才肯为这些毫无意义的东西买单。

我们彼此是多么的无耻!早就该分了!

张舞阳镇定下来以后对我说,我给你一个月的时间来反省。一个月之后,我不再接受你的道歉!

半甜

时光

我在网上淘了一瓶漂亮的汽车香水座,稳稳地粘在徐通的挡风玻璃后。

徐通看了说,这么快就开始占地盘了?

很快,我被人称为老板娘,这么叫我的是徐通公司里的人,其实整个公司固定人手只有两个,徐通,和一个专门接电话的伙计,有业务上门时,才去劳力市场招工。

我想起曾经在网上找到过的那段采访徐通的视频,他对记者说,公司正在蓬勃发展,他将和数十名员工一起,朝着助人为乐的道路上昂扬前行。

骗人不重要,只要出发点是好的。况且他真的召集了一批在校学生,每周去养老院做义工。

只是每次出发之前,他都会打电话给电视台和报社,请他们去采访,可是这种新闻,电视台和报社只报道了一次,就失去了新鲜感,于是几乎都叫不动。

半甜

时光

我能理解他,现在出道一个小明星,都要事先想好宣传噱头,何况是一个艰难创业的公司,谁不想博个好名声呢?

我最近有点儿上火,晚上睡不好,白天头很晕。睡不好的原因是我老梦见张舞阳,梦境像放电影一样,一遍遍放他摔门而去时愤怒的眼神。

是愤怒,绝望,还有破碎。我把能想到的文艺腔调,都肆无忌惮地给他安上了。

这天给一个老人读报时,我居然就流鼻血了。我的鼻黏膜很薄,从小就有流鼻血的毛病。可是鲜血一滴滴洒在报纸上,效果非常惊悚,把眼神不好的老大爷都吓住了。

徐通给我拧来了冷毛巾,压在鼻子上。他盯着我,一直盯,我被他看得心里发毛。

半甜

时光

然后他忽然说,如果我对记者说有个义工得了白血病,正在化疗,还坚持参加我们的义工队,每周在养老院服务,效果会怎么样?

他说,至少,他们不会放弃这个新闻点的,你说是不是?

我说徐通你疯了吗?撒谎会有报应的!

可是徐通已经像个被点燃的爆竹,不得不炸了。他兴奋地在房间里转圈,完全不听我在说什么。

他说你知道吗?我的公司快维持不下去了。做好事有什么用?我没因此捞到任何好处,没有钱,没出名,没人鸟!

我盯着他喋喋不休的嘴,感觉自己的头都要炸掉了,用唯一剩下的力气,冲着他大叫,不!

半甜

时光

张舞阳来敲我的门时,距他给我的反省期限,已经过了整整四十天。如果不是这个原因,我想我很难控制住自己不去找他碰碰运气。

但我熟知他的风格,他说超过一个月我就不再有机会,他向来说话算话。

而就在他敲门的前一个小时,我刚刚被人诅咒得了白血病。

徐通也是说话算话的人,他固执地对每一只话筒,每一个镜头宣布,自己热衷于参与公益活动的女朋友,不幸得了白血病,在接受化疗期间,仍然不放弃每一次做义工的机会。

半甜

时光

电视机里的徐通声泪俱下,我在电视机前目瞪口呆。我记得我在三天前和他分手了,他凭什么这么利用我,诅咒我?

我气得脸色惨白,浑身发抖,看上去,还真像一个绝症病人。

然后,张舞阳就扑了进来,我顾不上做出任何反应,便被他抱进怀里。

我试着挣扎了一下,他就是不放。

他说,分手后,你知道我用了多长时间来后悔吗?你尽情嘲笑我吧,我也干这种浪费时间的蠢事了。

他说,只是我想告诉你,尽管我谩骂你的每一个小错误,把你贬损得一无是处。可其实,你又漂亮又聪明,对不起,对不起。

语无伦次的张舞阳,他真的以为我得了绝症,就要死了,所以抱着我结结巴巴地忏悔,悲痛欲绝。

半甜

时光

然后我发现自己不抖了,神奇地平静下来。

我甚至不恨徐通了,但愿他对我的利用,能够获得一点儿效果,如果不小心发了财,希望他能将公益事业发扬光大。

张舞阳问,你想要什么?我买给你。

我什么都不需要,唯一的欲望,居然是想和张舞阳出去走走,从盐市口到晋阳路,整整二十四个站,没点脚力,还真走不下来。

幸好我们还相爱。并且共同拥有一个信念,那就是KEEP WALKING,勇往直前。